牛眼看马画宰猪吹屁股一一外行 然 吃蛋比下蛋更能品出蛋的滋味

绘画、评画,我是外行,说不到点子上,牛眼而矣。俗话说: 龙眼识珠,凤眼识宝,牛眼只能识稻草。 所以,我看画丶识画也就是牛眼水平了。然而,我却记住了外国一段名人轶事:

杰西曾经毫不客气地批评一位画家的一幅近作。该画家却反驳说:要想公开评论一幅绘画,批评家本人必须会画画才成。 而杰西却回答说: 我有生以来就没有下过一个蛋,可是,请你相信,我比任何一只母鸡都更能品尝出炒鸡蛋的滋味!“

依据此理,是否我这个外行的牛眼,也能见仁见智地对马画侃出自己的一些道道来呢?

马,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的好帮手,是人类饲养大牲畜中的佼佼者。中丶上层人士远游的主要交通助力。养马多少,品质的优劣,也是身份地位、财力的象征。做为一个国家,也象征着国力强弱的差距,成语有兵强马壮“即此意。还有更进一步的说法是: 古代的 改朝换代,一个新国家的出现,都和马分不开,息息相关,因为都是靠的 马上得天下。所以说,古代的国力、国防、交通、通信等,都离不开马,马就成了人们特别关注和青睐的对象。

在人类的社会活动中,战争离不开马,成语有云: 招兵买马、金戈铁马、千军万马、横戈跃马、历兵秣马、马革裹尸……

事业的胜利成功也离不开马,如成语所说:汗马功劳、马到成功、一马当先、鞍马劳顿……

形容办事快、效率高、执行上级指示坚决更离不开马: 如马不停蹄、快马加鞭、驷马难追“、马首是瞻等等,就是人们平时挂在嘴边的对领导、对长辈交代的事,也说我马上去办! 以示服从和尊重。

以马形成的成语典故就更多了,什么悬崖勒马、单枪匹马、青梅竹马、心猿意马、天马行空、人仰马翻、蛛丝马迹、马放南山、马不停蹄、走马上任等等,不胜枚举。

国家、集体、个人,办事、说话都离不开马。所以人们将马与中华民族的图腾一一龙去并肩、并称,如人们提倡的 龙马精神” 便是。还有马如游龙、“车水马龙“等等,都是将马去比龙。马对于人类的重要性,可想而知。

因此,古代的文人墨客吟诗作赋、挥毫绘画,就更加离不开马“这个重要对象为主题,进行淋漓尽致的揮洒描绘。尤其在大师们的丹青妙笔之下,马的形象更是栩栩生辉,各具千秋。

人们平时接触最早、最清晰的马画,恐怕就是清代康、雍、乾三朝的宫廷画师、意大利人郎世宁所画的马了。就以其在拍卖行起拍价300万的《马》图来说,因为他几

十年都呆在皇宫里,所以他画的马基本都是雍容华贵,气质秀雅,皮毛光鲜,温和安祥,却缺少豪气雄风,只是供人观赏的宫廷御马而矣。如其在北京拍卖行的一次起拍价300万的《马》画就可看出。他影响了后来一批人

,仅笔者所见如: 溥佐的《岚山浴马图》中的群马以及常斌卿(民国)的《松荫双骏图》、

马,都是画的此种宫廷御马类形。还有马晋的《工笔马》画,也有宫廷御马的影子。

接下來,以画马名世的就是徐悲鸿了。他画的马,人人说好,我也说好,有点中西合壁的味道。然,我鸡蛋里挑骨头,他画的马的特点就是两長:,即腿长丶脖子長,尤其是他画的独马。有谁见

过这么長的腿和脖子的马呢?可能徐悲鸿见过。因为他在欧洲留过学,在赛马场上见到西方赛马的腿和脖子都较长。他绘画时再夸张点,所以,比西方的赛马还要长些。有的不但未给马增添精神,反倒显得瘦弱,一阵大风就能把马吹倒似的。说到这,我不由想起了元代大诗人马致远的《天净沙. 秋思》一词: 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 正好可以给徐悲鸿的独马画來个诗配画。

徐悲鸿以画马见长,也画了很多幅马画。然而,却被他仅画的一幅驴画《春山驴背图》占了先机(见本人上篇说驴的文图),在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卖出了6720万的天价,超过了他画的任何一幅马画的卖价。同时,也抢了擅长画驴,以画驴名世的黄胃先生的风头。然而,在我这牛眼里看來,就其天价画中的驴而言,尽管画的是一个贵族驴“,比一般的驴高大些,但就其画技,既没有超过黄胄,也没有超过刘旦宅。不过我倒是认为,擅长画驴的黄胄所画的马画《驯马图》、《牧马图》和《草原风情》等3幅画中,其画马的技

艺不但不比徐悲鸿差,其马的风彩、形象及风驰电掣般狂奔的气势,似乎比徐悲鸿画的马还要略胜一筹,说不定哪一天來个风水轮流转,擅长画驴的黄胄画的马,也能拍卖出高于擅长画马的徐悲鸿马画的价格呢!也未可知。

还值得一提的就是祁峯的《三骏图》,那三匹奔马画得和黄胄画马的水平不相上下,奔跑起來很有气势,栩栩如生,夸张有度,说明很有和马接触的实践,也要比徐悲鸿画的奔马有气势。

韩敏的《相马图》,虽然在拍卖行起拍价只有500元,但我却认为该画的马画得实在不赖,有千里马的桀骜不驯的精气神,可能作者吃亏就吃在名气上。作品卖价的高低与作者的名气及身份地位也是有很大关系呢!

现代马承祥的《赛马图》,运动员近似趴伏地骑在飞腾起来的赛马上,简直如古人所说的天马行空了,但又不乏真实,让人看了真有些身临其境的紧张感,心中不由升腾起也为运动员加油助威的激情。

这里特别要提出的是韩美林的马画《红马》和《双骏图》。他的马画当属另类,夸张得有些像漫画,其意境似乎只能神会不可言传,那就留给专家们去品评吧!

(说明: 文中图片下面标注的起拍价,只是个参考。因为是在不同的年份,不同的地点,不同的拍卖公司,拍价是相差悬殊的,只能说有过这回事。图下字数所限。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