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马运动本土化难题待破

引入赛马和引入马彩,是两个层面的问题,此前两个概念往往被混淆。作为体育运动,赛马业前景可期,作为博彩方式,马彩落地尚有诸多不确定因素。

10月16日,随着国务院《中国(海南)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的印发,有关海南旅游业的探讨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前的4月14日,新华社受权发布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曾提到:“鼓励发展沙滩运动、水上运动、赛马运动等项目”和“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”等,在此次的《方案》中却并未提及。

这两部分内容此前被部分人臆测为,海南要开展“赛马博彩”,当时便有多位业内人士向《法人》记者表示,《意见》中所提及的“赛马运动”和“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及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”只是并列提及,并不具有任何直接联系,因此所谓的放开“马彩”仅为臆测。

对于“海南开放马彩”这一说法,10月17日,《海南日报》刊发的一篇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的讲话《关于深入学习习总书记“4·13”重要讲话精神的十点认识》中,也有提及。

在这一讲话中,刘赐贵直言:“网上有的议论要开赌场、搞博彩、放开跑马,或照搬资本主义那一套、搞全盘私有制,这些都是脱离国情和实际的,是决不允许的。”

这也首次从海南官方层面对“马彩”一事进行澄清,同时也对此前资本层面对于赛马的狂热浇了一盆凉水。

但同时《法人》记者也注意到,在此前媒体报道中,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此前在关于《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》信访事项的复函中表示,“目前《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》(征求意见稿)已基本完成,正在征求有关方面意见,根据各方意见将做进一步修改和完善,报省政府批准后正式发布”。

多位受访专家则向《法人》记者表示,“开放赌马”在国内显然是行不通的。不过尽管此前官方对于此谣言进行了澄清,但并非否定发展赛马运动。

此前,受赛马可能在海南破题的影响,一些企业纷纷着手布局海南,进军赛马产业。甚至部分企业在披露赛马建设项目规划后,公司股价涨幅陡增。但也基于市场反应过于激烈,监管部门也曾对于部分涉嫌炒作的行为进行了控制。另外从海南当地而言,今年的5月9日,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曾在官网发出公告称,暂不受理市场主体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含“赛马”“跑马场”“马会”等字样的设立登记和申请。

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开始有部分人认为马彩或赌场或将开放,另外借助海南自身旅游岛的资源,可以拉动当地经济,但博彩显然与国家大的方针政策是相互违背的,因此博彩很难开放。

“而赛马彩票,即便抛开政策层面,仅就赛马的赛事等诸多基础因素而言,能够做起来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”苏国京向《法人》记者说道,首先是赛马在国内没有赛事基础作为支撑,像足球、排球、篮球,至少国内是有赛事基础的,并有固定的赛事、场次、时间作为支撑,但赛马首先赛事基础是欠缺的,直接导致赛马发展过程较为艰辛。

“另外,其实国家层面提及海南发展的是赛马运动,或者说叫‘马术’,并非赛马彩票”,苏国京向《法人》记者强调道,马术作为舶来品,首先是一种绅士运动,北京周边也有一些马场,对一些想学习骑马,想健身或学习赛马的整套规范、着装、如何出入场等等的群体,提供一定的帮助,从而起到推进全民健身的目的。

对于“缘何赛马运动总被和博彩”扯上关系,苏国京则向《法人》记者表示,赛马和马彩的关联性被炒作起来,受益最大的就是海南的地产商,想以此吸引更多的购房者来到海南。

“人们提及赛马,通常用香港来作为标杆,但其实海南全年户外可举行的赛马的时段并不比香港多。”苏国京说道,即便能做成室内的赛场,但建成后是否有充足的赛事、马匹等配套条件进行跟进,仍是较为复杂的问题。

中研普华研究员薛圳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大多数人对于赛马的认知不足,导致潜意识里认为赛马即赌博,这使得中央提及海南开展赛马运动,外界总是将其和博彩联系起来。其实赛马产业的发展,并不完全要依靠博彩,赛马本身作为体育娱乐项目,所具有的观赏性、刺激性等,同样是其吸引爱好群体的特点。而作为核心的赛事基础完备后,版权收入、门票收入、赞助收入等等,都是可观和惊人的,同时也可带动全产业链以及当地的经济发展。

《法人》记者注意到,此前媒体报道中,曾称“如果赛马产业在海南,甚至全国得到推广,市场级别将达千亿”。

但如何将赛马或马术从单纯的运动项目,发展成为经济支柱的产业,则是目前国内尚待探讨的问题。

苏国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首先发展马术,不一定要依靠博彩,但仅就赛马运动本身而言,在国内如何推广普及,是首要难题,同时推广的过程也是艰难的。

“赛马首先要有一定的全民认知度,大众接受并了解这项运动,才是发展的基础。”苏国京说道,足球、排球,国内受众较多,且群众参与度也很高,但就赛马而言,可能大部分人是并未接触过赛马运动的,期望这部分人去欣赏赛马运动,势必会受到阻碍,因此推广赛马运动需要循序渐进。

薛圳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则表示,脱离开马彩,就赛马本身而言,赛马规则的不统一性、赛马赛事的规范管理及第三方赛事管理监察机构的缺失,对于赛马在海南乃至国内发展也是一种掣肘。国内的赛马行业发展尚不成熟,完善的法律规范是缺失的,而良种马匹也明显匮乏。

“但我觉得,最重要的还是赛马规则的不统一、赛马赛事没有较为规范的管理方式等等,是影响到国内赛马发展的重要因素。”薛圳扬解释道,比如为了保证赛马比赛的公平、公正、公开,违禁类药品的检查肯定必不可少,尤其是对于给马匹打针等行为的检查,但国内完整的检测机构尚属少数甚至可以说几乎不存在,因此这也为赛马的推广造成了障碍。

“从赛事标准上,国外的赛马,是有很多规制的。”苏国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比如马的品种相同才能进行同一组比赛,另外对骑手的体重也有要求,会根据骑手的体重进行分组等等。

此外,苏国京指出,对于赛马运动,国内也有一些地方在尝试推进,比如北京朝阳公园有一些小型的赛马或马术运动,也会请一些英国或其他国家的选手参加,还会有一些表演赛等等。但也仅仅被作为一种欣赏马术魅力的渠道,国内现状是,懂马的人少,懂马术的人更少,因此国内受众很难像追国外球星那样,能说出自己喜欢的赛马选手。

“另外,和马匹相关的整体配套硬件和人才也较为匮乏。”苏国京指出,比如以香港为例,马厩是恒温的,包括湿度、温度都有参考标准和范围,另外马匹生病了,如何医治、如何处理等也都有标准和流程,这些也是国内目前所欠缺的。

薛圳扬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则表示,通过举办赛事加上海南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,带动赛马发展是值得期待的。就目前情况而言,发展国内马术,引进高级别赛事,并使得高水平赛事具有持续性,同时借助地方政府的力量,给予马术运动扶持和帮助,另外在媒体宣传上也要借力,并做好群众赛马文化的培养,假以时日,赛马或马术运动在国内的推广甚至盛行,都是值得期待的。

“最后,就是人才的培养也须得到重视。”薛圳扬说道,人才分为国内本土的赛马人才、养马人才、制作马具的人才、骑手等人才,而在将来赛马行业发展之时,甚至可以选择从香港等具有丰富马术发展历史和经验的地方,引进这些专业人才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