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胡独奏曲赛马(《赛马》在二胡曲中是什么地位)

我认为。赛马在二胡的独奏曲里边占一个很重要的位置。因为这个独奏曲。他非常受人民的喜爱。只要是个拉二胡的朋友。他都喜欢拉这一只曲子。也不是说老师非要让学生学。他自己只要拉二胡,他都想拉赛马,都喜欢这只曲子。赛马这个曲子确实是非常受人欢迎的。赛马这只二胡独奏曲,是原来湖北艺术学院,就是现在的武汉音乐学院的前身。有一个老师叫黄海怀,黄海怀他是在江西省萍乡人,他是在1958年。考上的湖北艺术学院,就59年的时候,他都创作了这个赛马。定稿是在1960年。在1962年的时候,代表湖北艺术学院参加在广州举办的首届羊城花会这样的一个活动。黄海怀这个赛马受到了非常大的欢迎,在社会上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。深受人民喜爱。这是1962年的时候。以后在1963年的时候。他和他的学生一块儿,代表湖北艺术学院参加上海举办的上海之春二胡比赛,他有两首曲子,一首是赛马,一首是江河水。江河水是他的学生吴淑华演奏的。赛马,是黄海怀先生自己演奏的。当时在比赛中间,这两支曲子都获得了三等奖。我们在二胡曲子中间还有一个豫北叙事曲,当年也是获得三等奖,是沈阳音乐学院郭俊铭、郭教授他演奏的。他是首演,当年王国童老师,他演奏的是三门峡畅想曲。获一等奖。当年二胡比赛出了十首很有名的新曲子,这次二胡比赛出现了一些。非常具有这个影响力的演奏技法。比如说王国童老师演奏三门峡畅想曲后面的快弓部分用新把。是对传统二胡把位的一个重要的突破。所以也因此把三门峡畅想曲的作者刘文金,称为具有第二个里程碑意义的人物。第一个刘天华,那就是把二胡引入了高等院校,引入了高等的殿堂里面进行系统学习传播。具体的演奏技法方面呢,在通过刘文金的这一个独奏曲的创作,有了一个质得提高。

这个赛马也是当时推出的一个新曲子。最初黄海怀先生创作的时候是想作一个比较大型一点乐曲。后来想到为了便于推广,便于普及,才把这个独奏曲写的比较短小精干。当年他在创作这个曲子的时候,黄海怀先生30岁不到。他的创作灵感是来自于当时在我们国家流行的一个蒙古族歌曲。红旗颂,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朋友一般的都听过,可能都会唱这个歌曲。黄海怀先生就是在这个歌曲的基础上。进行了创作。其实黄海怀先生没有到过蒙古。也没到过内蒙古,也没有参加过真正的赛马比赛。就是凭着对这一首歌曲的创作灵感,创作了这样一个二胡独奏曲。他的画面感很强。艺术感染力是也强,是非常强,所以不会拉的想学会拉,只要遇到一定的场合都要演奏,往往艺术感染非常大。现场演奏气氛好,效果非常好,能够得到观众听众的共鸣。他首先展现给听众或者观众就是一个赛马的场面。他音乐一起来。大 大大 大 大大 大 大大 就像这个马蹄子在跑一样,他给人的这个艺

术感染力非常强。再一个曲子里边加了一些新的,在当年来说是非常先进的一些演奏手法,顿弓 连顿弓。在当年这是新技巧。还有他在这个曲子中间加了这个拨弦。对人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。在这个曲子里边用的有这些附点4分音符,使这个乐曲的律动感是越来越强了。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常振奋的,积极向上的。我们来听听黄海怀先生的原作赛马。

但是当年也是60年代了,闵惠芬老师随我国领导人去蒙古国访问。在彩排的时候呢,演奏了赛马了以后,蒙古国的外交官说里边的这一个歌曲。是他们蒙古国的军歌。因为他是蒙古族的歌曲嘛,我们中国也很流行这个歌,他们把这个歌作为他们的军歌来用。那意思说换一下。结果闵慧芬回来以后,就请上海的一个作曲家沈立群把赛马进行了改编。在改编的时候去掉了红旗颂,该成了现在流行的版本。把拨弦也改成了后半拍起音。另外还黄海怀先生原来描写蒙古民族草原恬静的生活,辽阔的草原,非常抒情的乐段也去掉了。我们把它放一下,大家听一下。

那种恬静的生活没有了,广阔的草原的感觉没有了,只有赛马的那样一个场景。这是沈力群改的场景,就是一个热热闹闹的赛马。

我们演奏时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观众在看。也可以把自己本身作一个骑手在参加比赛,你追我赶的那个感觉。一波过来了,又过来了,又一波追过来了。一波一波一波是这样的

一个感觉。所以说这个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,非常具有艺术的感染力。他能够把这个现场的听众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。所以。拉二胡也好,不拉二胡也好,都喜欢这制曲子,一听就给了人一种精神振奋的感觉。

这就是赛马这只二胡曲在整个二胡独奏曲里边的地位。还有一个方面。也是决定了赛马在二胡曲中的不可替代的地位,为什么不可替代?现在这个曲子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发挥自我。发扬个性的一种平台。什么平台呢?你再改一下。那我也能改呀,我改什么,我改成把歌曲加进来。有的把这个草原上见到毛主席,把这一个歌曲加进来了。我记得有一个人在澳门表演小提琴的时候,他就把这个赛马。融进了草原见到毛主席。我看那个现场观看演出的人,是成千上万,效果是非常的好。现在这个赛马有多少版本了,我看到的版本不下几十个。就是你能把这一首歌插进去,我也改一下,我把别的歌插进去。别人把两个歌曲插进去,然后拐一个弯儿再回来。现在这个赛马大家都在改。即是个好事儿,又不是个好事儿,好事就是把赛马传播开了,不好的,就是有一点不太尊重原作。我希望拉赛马这个曲子,还是尊重人家黄海怀先生的原作比较好。

以后又在这个赛马的基础上呢。又改新赛马,我记得当年宋飞,陈耀星,陈军。我看还有其他的一些演奏家都改过,版本不一样,以陈耀星和陈军他们演奏的版本流行的比较广

些。他在这个赛马中间,他是从沈力群改编赛马中间延续下来。加了一些半音级进,增加了赛马的这一个气氛啊,更受人欢迎。后边他又加了一些马叫战马嘶鸣的这一种效果。我们听听陈军这个现在的版本。

这是这是他们改编的,也是非常受人们喜欢的。从上面的情况看。赛马这只曲子在二胡曲中站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。他广受大家的喜爱。只要是拉二胡的人。他知道二泉映月。他也肯定知道赛马。赛马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。我们还有好多二胡独奏曲。但是在表演演奏的现场效果,气氛没有这么好。就像春诗,非常好听,非常有诗意的这一个曲子。但是,他现场气氛不像赛马这样热闹。

赛马不光是大众场合,包括接待外宾的场合,演奏家们都演奏赛马,或者是说是包括战马奔腾之类的,都很有现场气氛,都非常热烈。有感染力。所以。赛马在二胡曲中间的地位是相当高的。

为了使朋友们能够对赛马的整个演变有一个清晰的了解。我把黄海怀的赛马原作。和沈立群老师改变了的及陈耀星,陈军他们父子的新赛马的曲谱,发在下面。大家可以参考看一看。

下一篇:我等到花儿都谢了(有谁知道“我等到花儿也谢了,我等到海儿都哭了,我……”是什么歌)

本站涵盖的内容、图片、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,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!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